符之一笑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大富豪棋牌-电玩棋牌游戏平台-九乐棋牌网址 > 爱情小说 > 符之一笑 >
更多

☆、第 4 章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☆、第 4 章

第二日早晨十点过,符晓才伸了伸懒腰起了身。她拉开窗帘,被耀眼的日光刺了目,嗯,好天气。

她走出房间,当然杨蜜与萧然都上班去了。杨蜜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压在钥匙下面,“自力更生!妹妹回来陪你。”

符晓轻笑,拿起钥匙放进口袋。洗漱过后,她换了一套军绿色的毛呢秋裙,里面套着黑色的打底衫裤。将头发侧扎起来,戴上军绿色的贝雷帽,嘴唇用粉色的口红滑过,抿了抿唇。很好,心情也不错。

符晓向来不注重打扮,但当她心情好的时候,她会花时间为自己妆扮一番,享受一个人的悠闲时光。

下了楼,她一边呼吸着北京特有的干燥空气,不知怎地有种怀念的感觉。她以手挡在额前,眯着眼看向灿烂的天空,浮出一丝淡淡的哀伤。片刻后,她用力摇了摇头,大跨步走出了小区。

选了一家看上去很老字号的馄饨店吃了早餐加午餐,符晓随着人群走了十多分钟,终于在一个公交车站牌前停了下来。

好多人啊……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大多数是人面无表情,有等着公车的不耐,有与自己手机交流的隔世,难得有同伴一起等公车却只是统统仰头关心着公车的到来。冷漠的都市,到处都是一样。符晓研究着一个个行人的神态举止,不知不觉陷入了自己的思绪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她的耳边响起两声喇叭,莫名地惊回了神思。她下意识地看向发声处,停在眼前的耀眼银车正缓缓降下车窗,“去哪里?”唐学政摘下墨镜问道。

在人群聚集的公车站牌前突然停下一辆彪悍的悍马,怎么能不引人注目?符晓看看四周,确定他的确是在跟她说话后,才不得不笑道:“去观光。”他是怎么认出她的?她甚至连眼镜都换了一副。符晓纳闷。

站在她身后的学生打扮的女孩眼尖地看到车子里面的帅哥,瞬间浮想联翩,兴奋地与身边的同伴私语起来。

“上车,我送你。”唐学政示意。

“不用了,我坐公交车就行。”符晓迅速拒绝。

“我不认为在这个时间段挤北京的公交车是个好主意,上来吧,反正我事情忙完了。”

敏锐地感觉身上的视线越聚越多,符晓为难地不知怎么婉拒。

“快点,我挡住公车的路了。”话虽如此,唐学政却一点也没有发动车子的意思。

……这位大哥可能不知道真拒与假拒的区别。符晓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他僵持,只得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“小心头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一关上门,军绿色的车便呼啸而去。

“讨厌,为什么不是我!”一名赶着见客户的年轻女人不禁说出心底的话。

车里放着悠扬的音乐,两人沉默了一会,符晓咳了咳,开口道:“真巧。”

“我在附近办点事。”唐学政简单解释。

“哦。”符晓点点头,不知该接什么话。

“你想去哪?”

“最近的观光点是哪?”

唐学政偏头看了她一眼,“我说过我有空。”

有空也与她无关啊。“我没什么计划的,想顺着路线玩。”

“是吗?”唐学政挑了挑眉。

“……”符晓无奈地刮刮额头,“我想去地坛。”

唐学政轻笑两声,在红绿灯处转了弯。

符晓的嘴唇蠕动两下。

“很少有人来北京第一站选地坛。”

“我只是觉得那里可能人比较少而已。”

两人再次沉默了一会,“你今天真漂亮。”唐学政低沉的声音响起在狭窄的空间,符晓感觉心像是被撞过的大钟。

“谢谢。”她只得礼貌地笑了笑。

“我差点都认不出你了。”

这正是她所奇怪的。

“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打扮。”

“没有一个女人是不爱美的。”赏心悦目多好。

“是吗?”唐学政低笑。

“就建议而言,唐少还是少夸别的女人,多赞美自己的女友比较好。”

“唐学政。”他先纠正,然后颇感兴趣地问道,“为什么?见到漂亮的女人诚实地赞美不对么?”

“感觉就像是你的女友在你面前夸别的男人帅的时候。”

“哦,有吗?”

符晓失笑,偏头看向窗外。

“开玩笑的,其实我很少夸女人漂亮。”瞄到她唇角的笑弧,唐学政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。

符晓轻咳一声,她果然还是不擅于跟这样善于交际的人说话。

到了地坛西门,符晓望了一眼标志性的牌楼,松开安全带,“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她感激地看向他。

“在这等我一下,我去停个车。”唐学政手搭在方向盘上道。

“啊?”符晓眨了眨眼。

“我也很久没去地坛走走了,正巧得空。”

符晓的表情很迟缓,她被动地点了点头,下了车。

“站在阴凉的地方,虽然是秋天,太阳还是很大。”唐学政交待一句,驱车离开。

符晓的眉头纠结地皱了起来,她站在那里思考等还是不等。

“走吧。”身边响起的低沉男音为她做了决定。

“啊,好。”不情不愿的声调隐藏在小声的话语中。

走近巨大的牌楼,符晓抬头仰望。

“要不要照相?”唐学政问。

符晓摇摇头,“这个太新了。”没有她想要的感觉。

唐学政垂下长长的睫毛看了她一眼,“那走吧。我想我可以给你当向导,在我小的时候地坛就像是我家的后花园。”

两人随着长长的道路笔直前行,唐学政向她介绍着地坛公园里的景点分布,并不时透露一点小道消息,比如像是在宰牲亭找到过几百年的牛粪等等,起初符晓还有些闹情绪,最后倒是听得津津有味。

两人走到方泽坛边上,空旷的气息扑面而来,符晓转头看了看几乎没有什么建筑物的周围,又抬头看看正方形的祭坛,神情变得若有所思。

“这就是皇帝用来祭地的坛子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……”符晓点头,一边想着什么一边绕着地坛边缘走起来,并时不时摸摸石座,或是用步数衡量一块石块有多长,一人忙得不亦乐乎。

唐学政双手抱胸,没有对她略为奇怪的举动发表意见。

符晓绕了一圈,抬步缓缓走上石阶,嘴里喃喃自语,“这种台阶的节奏感果然很舒畅。”她走上祭坛中心,眯着眼环视四方,她倒有点皇帝的心情了,至高无上,万人仰视。

“厉害……”符晓不知在夸谁,直直站在那里,思维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

唐学政颇有兴味地挑了挑眉,他也走了上来,站在她的旁边,为她拦住阳光,垂眸注视她陷入深思的脸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符晓还未回过神来,他试探地叫了一声,“符晓,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?”

“嗯。”符晓像是着了魔,敷衍地点了点头,跟着他往下走,差点踩空了台阶。

“小心。”唐学政扶住她,然后自然地牵过她的手,“别摔着了。”

虽然惊了一惊,但思绪不愿就此打断的符晓皱着眉再次联结上刚刚所想,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处在什么样的地方。

就这样,唐学政拉着符晓来到皇祗室,“这里面应该有你感兴趣的东西。”

符晓被动地抬头,“皇祗室?哦,供奉地祗神的地方,还有文物在里面。”她来了兴致,快步往里面走去,没感觉一个大男人被她拉着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太有趣了。唐学政在她身后咧开了白牙。

符晓的无我状态直到绕出了斋宫才停止,她望望天,望望地,然后视线落到两人相握的手中,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。最后,她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唐学政。

唐学政无辜地耸耸肩,“或许你是怕我走散了。”

闻言,符晓立刻像触电般地抽开了手,“抱、抱歉。”她结结巴巴地道歉,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的确说不准做出什么事来。

唐学政差点笑成内伤,“没关系。”他用拇指抚了抚食指,“反正我也没吃亏。”

符晓刷地红了脸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幸运五张-幸运五张规则-掌联幸运五张安卓版 pc蛋蛋预测-pc蛋蛋助赢软件 北京pk10-北京pk10新凤凰-凤凰pk10预测 安徽福彩网-安徽福彩快3网上购买 捕鱼达人3-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免费版 888棋牌游戏-盛大娱乐棋牌平台-棋牌电玩城送彩金 助赢时时彩-韩国时时彩助赢-韩国时时彩助赢计划 亲朋棋牌-舟山99棋牌-唐朝电玩城棋牌 亿酷棋牌-象棋棋牌-棋牌游戏娱乐下载 捕鱼王-捕鱼王2官网下载-捕鱼达人网页版 北京pk10开奖-pk10赛车群-pk10开奖首选网上手游 开心棋牌-娱乐棋牌送救济金-四方棋牌送救济金 冠通棋牌-棋牌现金-手机禾城棋牌 qq捕鱼大亨-千炮捕鱼-qq游戏捕鱼大亨 时时彩后二-时时彩后二技巧-时时彩后二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