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之一笑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大富豪棋牌-电玩棋牌游戏平台-九乐棋牌网址 > 愛情小說 > 符之一笑 >
更多

☆、第 58 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☆、第 58 章

此時的唐學政陰沉地坐在楊蜜家,手里轉著手機,守株待兔地等著符曉回“娘家”。這小妞脾氣大,這么樣就跑出去,手機又不拿,身上錢有沒有?不是說餓了,不知道吃東西了沒。唉,這么鬧心,怎么還不回來?

楊蜜和蕭然還是五一假期中,忐忑地陪坐在一旁。以前招呼時就已經很小心翼翼,現在這顯赫家世一現,他們就更加不知道該怎么招待了。特別還是面對那一臉的不高興……曉那女人,看她回來修理死她,這種大事她居然最后一個知道……不行不行,現在她是唐少的女人,有靠山,而且還是十分硬的靠山……怎么好端端的跟唐少吵架了?她脾氣沒那么壞的啊……發生了什么事?

突地手機響起,才回過神來的楊蜜竟然一時不知是誰的電話響。

這頭唐學政已經接了,是個隱藏號碼,她在公用電話亭打電話?“喂,符曉?”

“唐學政。”電話里傳來符曉淡淡的聲音。

“嗯,在哪兒?我去接你。”唐學政站了起來。

“我們分手吧。”

唐學政只頓了一頓,神情未變,一邊朝外走一邊應道:“嗯,好。我們見面談。”見到她不打她一頓屁股才怪。

“你家里也有個壞媽媽,比楊蜜的婆婆還壞,她還不至于當面罵人。”聲音沒有一絲起伏,符曉卻怎么也抹不干自己臉上的淚痕,抹了還有,抹了還有,“我討厭這樣,不想再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唐學政心抽的疼,他怎么聽不出她壓抑的鼻音,“乖寶,都是我的錯,她其實在跟我生氣,遷怒呢,不關你的事。”

“我不信你,除非你媽媽對我道歉,親口對我說她歡迎我進唐家,我才跟你在一起。不然,我們就不要再見面了。”

“我就這么不讓你珍惜,因為一點小阻礙就說放棄?”唐學政也惱了,他走進電梯“啪”地打下關閉按鈕。

符曉沉默了許久,咽下哽咽,小肩膀卻一顫一顫,“再見,唐學政。”

她緩緩掛了電話,仰天想止住淚水。當年看著在病床上的陌生少年,聽著唐老爺子的保證,她就已經把恨放下了,給他,也給她留下一條生路。如今對于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深深愛上的他,更不可能再回到那傷人傷己的負面情緒中,只是,她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了,不能在一起了。

“喂?”聽到電話盲音,唐學政氣得想把手機摔出去。等找到了她,看他不好好修理她一頓!

迅速翻出一個電話號碼,他撥了過去,“是我,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剛剛打我電話的電話亭地址!”

傍晚,唐學政抑著滿身怒氣回到山上主宅,沒等傭人來開門,他大腳一踹就直接進了大廳,不管四處亂起的警報聲。一陣兵荒馬亂,甚至連警衛都趕了過來,才知道是唐少心情極差給整的。

正陪著客人賞字畫的唐夫人聽到大作的警鈴,不由揚聲問道:“發生了什么事?”

畫室的門“嘭”地踢開,唐夫人嚇了一跳,之后才看清來人是自己兒子,不由嗔怪道:“阿政,你在發什么瘋。”

“媽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有比那妞更干脆的沒有?居然在火車站打了電話就直接買票走人了,她口袋里錢倒是挺多。

“你這孩子,怎么連點眼色也沒有,我正在招待客人。”唐夫人說了他一句,然后拉過他道,“你猜是誰來了?”

唐學政哪里有心思管來了什么客人,他隨意一瞟,卻見肖淺淺坐在梨花木椅上對他莞爾一笑,“唐少,心情不佳?”

“你怎么來了?”唐學政問得直接。

“哪有你這樣問話的?淺淺出國十年,好容易回來了,過來看看我們,你怎么還問這種沒禮貌的話。”

“沒關系,伯母,他對我就一直那口氣,我都習慣了。”肖淺淺站了起來,今天她穿的是一身香奈兒連衣裙,襯出她完美身材與一身雪膚。

“呵呵,也是,你們以前就很好,我還怕你們生分了。”唐夫人笑吟吟看著她,然后轉頭對唐學政道,“你看,淺淺當年就是個美人胚子,現在出落得,真是國色天香。”

肖淺淺掩嘴而笑,“伯母,您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沒夸沒夸,說的都是實話。”

要是符曉不把他整得這么鬧心的話,他或許還陪聊兩句,但他現在真沒那閑心,只扯唇笑了笑,不發一言。

“臭小子,你又發什么渾,整得大家雞飛狗跳。”唐老爺子的罵聲從身后響起。

“沒事。”當著肖淺淺的面不好說,他撇了撇嘴,“我上樓躺會。”消消火。

“阿政!”

“臭小子!”他經過的時候唐老爺子用拐杖把他攔住了,“到我房間來,我好好跟你說說話。”哪根筋不對了,要去投靠資本家。

“沒功夫。”頭一偏繞過他的杖頭,頭也不回地往樓上走去。

唐老爺子差點沒把拐杖扔他后腦勺。

自己的房門也是用踹的,唐學政只覺心里的火怎么也下不去,踢開擋了路的椅子,他倒進柔軟的大床里,深呼吸了幾口,望著精心裝飾過的房頂,眼前卻還是浮現的是符曉那張嬌俏的臉。該打的小妞,對他一點信心也沒有,就這么點小事就逃得飛快。還坐火車……好像連座票都沒買著,就一張站票她就上去了,到她那的火車要二十幾個小時啊,唐學政想想就心疼,昨晚上沒讓她好好睡,今天又沒吃什么東西,還去擠火車,她怎么受得了啊?

自己怎么就挑上她了,不讓人省心的寶。唉,說來說去是他的錯。他就不該這么輕率地讓倆女人見面,不過,他現在終于有空回想當時情形,符曉的神情與行為都有些古怪,不像是緊張,反而像是……驚嚇?為什么?她以前就見過他媽?唐學政瞇了眼,開始思考起這個不怎么現實的可能來。符曉是個教養好的姑娘,而且知道面對的是自己未來的婆婆,不可能好端端的無禮反常,他們以前有什么過節?

躺在床上想了許久,他還是沒有一點頭緒,傭人上來請他下去吃晚餐,他煩悶地進浴室沖了個冷水澡,暫時壓下心中的焦躁,走下樓去。

進了餐廳,卻發現肖淺淺還在。他看她一眼,后者便了然地解釋道:“伯母盛情邀請,我實在拒絕不了。”

“這么說就見外了,伯母這么久沒見你,留你吃頓飯都推辭。”唐夫人佯裝生氣道。

“是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肖淺淺笑道。

“呵呵,這才像話,來來,阿政,你坐淺淺旁邊,幫媽招待好咱們這位嬌客。”

唐學政心思不在上面,沒異議地一屁股坐在肖淺淺的右邊。

沐浴的清爽氣息傳來,肖淺淺看他一眼,只見他目不斜視地看著餐具。

坐在他們對面的唐夫人越看這兩人越滿意,瞧瞧他們,這才是天生一對的金童玉女,樣樣都般配!要是淺淺成了他家媳婦,天天這么坐著多好。心思一來,她對坐在主位的唐老爺子笑道:“爸,您看他們是不是特般配?我看電視上的明星都沒這一對般配。”

唐老爺子順著她的話望去,瞇眼看了看,呵呵一笑,“阿政哪里配得上淺淺,她是知書達理的好女孩,阿政就一渾小子。”雖然他也覺得兩人不錯,但他還沒忘這小子上次隆重地想給他看個女孩兒,還是不摻和年輕人這些事好。

唐學政面無表情地看了母親一眼,她收到警告后才轉開視線,勾唇一笑,“老爺子您還挺有眼光的,追肖大姑娘的人現在都快排隊排到火星上去了,哪里輪得到我。”

肖淺淺嫣然一笑,“唐少這么說就太謙虛了,看在我們這么多年的交情,我好歹也能讓你插個隊。”

“我什么時候得罪大小姐了?讓您這么想著法兒整我。”唐學政懶懶道。

肖淺淺一愣,挑了挑眉,“這樣都被你知道了?”

唐夫人還想說話,又被唐學政一個眼刀止住了。她只能道:“瞧你們還玩笑呢,老唐不回來吃飯了,我們開飯吧。”

唐學政一整天沒吃飯,化怒氣為食欲,端起碗狼吞虎咽,肖淺淺秀氣地夾了一口菜,看他大口吃飯覺得特有意思,這家伙,在外頭裝起來比歐洲的貴族還貴族,也有這副德性呢。不過,為什么她覺得這樣也很MAN?

“阿政,別顧著自己吃,也幫淺淺夾點菜。”唐夫人道。

唐學政轉頭,“喜歡吃什么你自己夾,別我夾了不喜歡又不好意思扔。”又不是他小妞還要強迫著吃點不辣的,提起這事,“媽,咱們家有川菜師傅嗎?”

唐夫人不解他怎么突然問這個,還是招來管家問了問,管家答道:“川菜麻辣,當初夫人怕老太爺吃了不好,就沒招川菜師傅。”

唐學政點頭,“那你這些日子張羅著選一個吧,不僅要廚藝好,也要懂營養搭配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唐老爺子道:“家里有幾個廚子,還非得招個川菜師傅,又從哪得瑟了?”

“放心吧,有人吃。”

肖淺淺垂下長長的睫毛,她吃辣,難道他還記得?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幸运五张-幸运五张规则-掌联幸运五张安卓版 pc蛋蛋预测-pc蛋蛋助赢软件 北京pk10-北京pk10新凤凰-凤凰pk10预测 安徽福彩网-安徽福彩快3网上购买 捕鱼达人3-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免费版 888棋牌游戏-盛大娱乐棋牌平台-棋牌电玩城送彩金 助赢时时彩-韩国时时彩助赢-韩国时时彩助赢计划 亲朋棋牌-舟山99棋牌-唐朝电玩城棋牌 亿酷棋牌-象棋棋牌-棋牌游戏娱乐下载 捕鱼王-捕鱼王2官网下载-捕鱼达人网页版 北京pk10开奖-pk10赛车群-pk10开奖首选网上手游 开心棋牌-娱乐棋牌送救济金-四方棋牌送救济金 冠通棋牌-棋牌现金-手机禾城棋牌 qq捕鱼大亨-千炮捕鱼-qq游戏捕鱼大亨 时时彩后二-时时彩后二技巧-时时彩后二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