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之一笑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大富豪棋牌-电玩棋牌游戏平台-九乐棋牌网址 > 愛情小說 > 符之一笑 >
更多

☆、第 59 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☆、第 59 章

餐畢,唐學政又打算上樓,肖淺淺叫住他,“阿政,我找你有點事。”

唐學政略一想,“來書房。”

唐老爺子那個不爽,他叫他就不去,美女叫就去,重色輕老哇。

讓她先進了房間,唐學政叫傭人上兩杯紅茶,敞了門引她坐在紅木沙發上。“什么事?”

“你怎么了?”肖淺淺優雅地搭了腿,手節制地放在腿上。

唐學政在她對面坐下,明白她問的什么,但是并不打算回答,“沒什么。”

“我可是沒見過你發那么大的火,誰惹你了?”

“肖大小姐,我說沒什么的意思是跟你沒關系。”她以為他是她審的犯人嗎?

輕松的表情立刻褪去,肖淺淺直了背,“你……好心當成驢肝肺!”

“哦,不好意思。”唐學政沒什么誠意地說,“到底還有什么事?我累了。”

“你……以前就是這德性,過了這么多年一點都沒變。”肖淺淺恨聲咬牙,高興起來很好,不高興就油鹽不進,比誰都任性。

“謝謝夸獎。”

“我就是犯賤才關心你!”肖淺淺騰地站起來,風一般地出了書房。人不稀罕,她又何必在人前礙眼。

唐學政動都沒動,長腿一伸搭在幾案,“啪”地點燃一根煙。

傭人上來,有點無措地站在門口問道:“少爺,這茶……”

“放這。”

未過多時,上來的便是唐夫人,“阿政,你們這是怎么了?淺淺怎么氣沖沖地走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沒禮貌的女人。”

“唉,你怎么這么說人,肯定是你惹她了,哪有人好端端就走的。”

“嗯,說的也是,我們符曉今天下午肯定也有什么難言之隱。”唐學政吐出一口白霧,“來,媽,喝杯茶。”

唐夫人沒想到他三兩句就扯到符曉上去了,臉色微微一變,“這能比嗎?今天下午是我親眼所見,我都還沒說話她就一副不禮貌的樣子了,后來不發一言就跑了。”

“那是您當著人家的面說不同意,我媳婦兒面軟,您這一說她不撒丫子就跑。”

她要是真有那么軟弱就好了。唐夫人在心里暗道,十年以前,她只不過是個小城鎮的丫頭,就已經對他們毫無畏懼之心,還敢把錢扔回她身上。“你說什么都沒用,反正那姑娘我是看不上,你也甭想了。瞧瞧你要什么有什么,怎么就能看上這個小丫頭,你看看淺淺,樣樣都比她好,你還把人家氣跑。”

“行了,”唐學政打斷她的嘮叨,示意她坐下來,“咱們美麗優雅的韓女士可不太適合念這些媽媽經。”

唐夫人被兒子逗笑,在他身邊坐下,喝了一口他送上的伯爵紅茶,道:“誰叫你不讓我省心,我想做個悠閑媽都不行。”

“我想讓您省心,您不愿意哪,以前連朱婷婷那樣的嬌蠻大小姐您都能將就塞給我,我自己找了個好姑娘當媳婦兒您還不樂。”

唐夫人變了臉,放下杯子道:“就知道你灌媽迷湯呢,這世間形形色色的人媽見了多少,還不知道是不是好姑娘?我看她就是一沒見過什么世面的丫頭,將來你是站在頂尖上的人物,妻子怎么能是個這么小家子氣的女人?”

唐學政側身,一手搭在沙發背脊上,頗為高深莫測地看著她。

兒子早已不是那個她能看透的小男孩,被他看得有一絲心虛,她佯怒板臉,“這么看著你媽干什么?”

“我只是在想,”唐學政摸摸下巴,“總覺得您特排斥符曉,按理你們還沒正式見過面,哪來的這么大反應,是不是,你們以前就認識?”

唐夫人的心“喀噔”一下,這小子,平常也是個大男人,心思粗得很,但一想動腦筋,也比狐貍還奸。“你胡說什么,要是我早認識,老早就不讓你們在一起了。”

“是嗎?”

“這種事我瞞你干什么?你媽我是什么人,什么時候有空認識那個姑娘。”

“那我也把話撂這了,您不接受符曉,就等著我打光棍吧,”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女人,“哦,也別想抱孫子了。”

“你這……”唐夫人氣得就想罵,但她又旋即轉念,兒子是個什么樣的人她還不知道?有過那么多才貌雙全的女友,沒一個能真正拴住他心的,符曉那丫頭,可能也是他新鮮一陣,等過了說不定都記不起是誰。這么一想,她算是想通了,清了清嗓子,“隨便你,反正我就是不喜歡。”犯不著逼他,跟他耗一陣,他自己就先煩了。

因為母親的堅決,唐學政雖然也覺得她們不可能認識,但他還是有一絲不確定。為了這個不確定,第二天下午,他找上司法部的大頭頭。

莫遠東開完會出來,對他抱歉地笑道:“學政,抱歉,讓你久等了,怎么突然來找莫叔?”

唐學政站了起來,“莫叔,實不相瞞,有件小事要勞煩您。”

“呵呵,你說說看。”莫遠東讓他坐下,叫跟進來的秘書倒茶。

“我想看看當年我出車禍的記錄。”這只是他找到的幾個共同點之一,今個兒一大早上他就起了床左查右訪,都沒發現母親和符曉之間有過交集,這個可能是他最渺茫也是最不愿相信的可能。

莫遠東覺得奇怪,“這事都過去這么久了,怎么突然想看?”

“就一點私事。我去問過檔案處,他們說當年未上訴的案子沒有納入電子系統,只是作為文件有個備份,我覺得走程序太復雜,所以想麻煩您。”

“哦,這樣,小事一樁,你坐一坐,我打個電話。”

唐學政點點頭,他看看手表,這個時間,他的小妞還在哪兒呢?心念一動,他撥了個電話,響了四五聲一個女人接了,“唐少。”

“遇上了嗎?”

“遇上了,符小姐已經跟屬下一起到了臥鋪區,剛剛符小姐才吃了點東西。”

“她身上有錢嗎?”

“像是不多錢。”

“嗯,精神怎么樣?”

“這……符小姐很沉默,臉色看著也很蒼白。”

唐學政沉默了一下,道:“好好照顧她,別讓她發現了,盡量塞些錢給她。”

“是。”

掛了電話,唐學政靜坐著等消息。莫遠東也打完了電話,從辦公桌走過來對他道:“我正讓他們找,找到了就送來。”

“哎。”

“我最近忙,都沒時間去看看唐老爺子,他老人家身體還好?”

“好著呢,中氣挺足。”

“哈哈,那就好。”

門象征性地敲了兩下,莫于非大剌剌地走了進來,“老頭,我讓你幫忙找的東西找著了沒?”

“叫部長。”莫遠東瞪他一眼。

莫于非哪里理會這點小事,他稀奇地看著皮沙發上的來客,“你怎么跑這來了?”

“私事。”

什么私事跑到這地方來,莫于非好奇心上來了。也不問是什么,就一屁股坐在他爸旁邊,跟唐學政東扯西扯,等著他自開金口。

大概半小時左右,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響,這次的人規距多了,“部長,您要的資料。”

“進來。”

秘書將一份文件檔案遞到莫遠東手上,他轉手遞給唐學政,“來,這是你要的。”

“謝謝莫叔。”唐學政接過。

“什么東西?”莫于非問。

“就以前車禍的資料。”唐學政也不隱瞞,當場就把文件夾打開。

因為是撤訴的案子,沒什么正規材料,只有些照片和基本資料,其他的他都沒看,直接找到有關人員的檔案,微皺著眉掃視一遍。一對旅游的夫婦,還有出租車司機……因為司機猛打方向盤沒有正面相撞,三人受了中度撞傷,輕微腦震蕩……這跟母親說的一致,說是賠了很多錢,對方不再追究,治療幾天就回去了。

唐學政沒發現自己輕輕松了一口氣,雖然覺得不可能,但要是真的他就完了。

“你搞這個出來看做什么?”莫于非莫名其妙,他翻了翻手中的東西,這就是他當時出國玩的時候弄出來的吧?

“沒事。”唐學政再看看表,想著要不要早點過去S城,收拾手中的資料,他又遞回給莫遠東,“謝謝你莫叔,幫了我大忙。”

“這點小事還說幫忙不幫忙的,有空來家里,陪我喝兩杯。”

“好咧,那莫叔,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拍了拍莫于非,他對著莫遠東點點頭,走了出去。

莫于非沒理他,因為他正搶了莫遠東手中的文件夾,眼神古怪地又看了一眼。待唐學政離開,他摩挲著文件袋上一個小小的凹印,問:“爸,當時阿政這場禍,你也知道一二吧?”

“當然,撞得挺兇,學政都昏迷了好幾天。”莫遠東喝了一口茶。

當晚,莫于非提早回家,摸進了莫遠東書房間的暗室里。他熟練地打開一個保險柜,從里面翻出一把子文件夾,找出一份,迅速打開瀏覽一遍,眉頭越皺越深,在看到當事人家屬一檔時,他徹底呆住了。

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幸运五张-幸运五张规则-掌联幸运五张安卓版 pc蛋蛋预测-pc蛋蛋助赢软件 北京pk10-北京pk10新凤凰-凤凰pk10预测 安徽福彩网-安徽福彩快3网上购买 捕鱼达人3-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免费版 888棋牌游戏-盛大娱乐棋牌平台-棋牌电玩城送彩金 助赢时时彩-韩国时时彩助赢-韩国时时彩助赢计划 亲朋棋牌-舟山99棋牌-唐朝电玩城棋牌 亿酷棋牌-象棋棋牌-棋牌游戏娱乐下载 捕鱼王-捕鱼王2官网下载-捕鱼达人网页版 北京pk10开奖-pk10赛车群-pk10开奖首选网上手游 开心棋牌-娱乐棋牌送救济金-四方棋牌送救济金 冠通棋牌-棋牌现金-手机禾城棋牌 qq捕鱼大亨-千炮捕鱼-qq游戏捕鱼大亨 时时彩后二-时时彩后二技巧-时时彩后二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