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之一笑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大富豪棋牌-电玩棋牌游戏平台-九乐棋牌网址 > 愛情小說 > 符之一笑 >
更多

☆、第 66 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☆、第 66 章

偏門緩緩打開,唐夫人走了出來,臉色極為不佳。

“你都聽到了?”老爺子沉聲問。

昨天晚上聽到兒媳婦說起這事,他震驚得一夜未眠,到今天早上才后知后覺地欣喜若狂。若是兩人情投意合,這不正是最好的彌補方式嗎?越想越高興,他甚至迫不及待想讓孫子立刻娶她過門。但一轉念想起自己孫子以前亂七八糟的男女關系,又怕他配不上,又怕他不好好待她,加上兒媳婦一直以來的偏見,他索性試探一回,看這渾小子能不能為那個心地純良的小姑娘撐起一片天。沒想到,阿政的態度是超乎他想象的堅決,居然不聲不響做了那么多事,就是為他們的未來鋪路。他這一關,算他過了。

老爺子見慣生死,想得開些,只道逝者已去,活著的人要好好地活才是道理,他現在只擔心的是,符曉能不能給阿政這個機會。

韓玉素見公公表情似有滿意之意,忙道:“爸爸,阿政現在跟我們置一口氣,您可千萬別向著他啊!”

唐老爺子抬眼,“你兒子還是跟你撒嬌的小鬼頭?”

韓玉素被堵在那沒法反駁,又不禁提醒道:“那個符曉,這么久了突然出現在阿政面前,不知存了什么心思啊!”

唐老爺子搖搖頭,“玉素,你的思想還沒有端正!”他頓了頓,“符家丫頭是多好的姑娘,當初你瞞著我去與她私了,我知道你是心急阿政,但是你想過沒有,當時也只有十六歲的她失去了什么!阿政闖了滔天大禍,有爺爺奶奶心疼,有爸爸媽媽護著,而她卻是和自己最親的人天人永別,從此成為孤兒!你將心比心,那種情況下,你會放阿政一條生路嗎?在她承受失去父母的痛苦,還被人火上添油地以勢壓人的時候,你會放罪魁禍首一條生路嗎?”

韓玉素說不出話來。

“我估計你不能,若是你有這種遭遇,勢必要將對方也整得家破人亡才算數;我估計我也不能,殺人償命,雖然是個孩子我也要讓他付出代價。可是那個小姑娘做到了,為了不讓別人遭受她同樣的痛苦,她毅然選擇原諒,這是何等心胸!沒有這等寬宏大量,你的兒子能有今天?這樣的姑娘家你還有什么小心眼的想法,我說句老實話,符曉肯當你兒子的媳婦兒,絕對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氣!”

韓玉素嫁進唐家幾十年,老爺子從來沒對她說過一句重話,可是今天,他確實是在將話撂下了。

“你回去好好想想,阿政和符曉的事不要再阻撓,讓他去娶個好媳婦兒回來,好好過日子。致國那兒我會打個電話。”

即使韓玉素在外頭有多么呼風喚雨,娘家的靠山有多么雄厚,唐老爺子的大家長威嚴仍是無人可撼動,她雖然還有些許不滿,也只得服從,抿著嘴離開了書房。

話說唐學政回了房間,覺著背上和手臂上火辣火辣的,他三兩下脫了衣服,從鏡子里看到一條條深紅的痕跡,他眼角跳了跳,這下手也太狠了吧?拿了手機趴到床上,突然想起網上有人說男人適時裝可憐效果不錯,要不現在試試?一邊想,他就已經一邊編了信息:“媳婦兒,我被老爺子打了。”編完好,想了想,又加個,“痛死了。”想按發送鍵,又覺不對,把“死了”二字刪了,留了個“痛。”終于發出去了。

過了片刻,沒回應。他意興闌珊地將手機丟開,媽的,騙爺的。

背上的疼痛沒有消失,唐學政郁悶地埋進枕頭里假寐。

“嗡嗡——”突地手機震動兩聲。

唐學政幾乎是反射性抬了頭,長臂一伸抓住手機,動作牽動受傷的肌肉,他哼了一哼,注意力依舊在手機上。這一看,眼睛都直了。

臥槽!早知道苦肉計有用的話,他還等現在?之前發了那么多條短信都沒回,現在一聽他受傷就回了,這小女人,要逞強到什么時候?

你為什么挨打?符曉問。

唐學政唇角咧開,都能看到她皺著眉咬著唇的樣子。

我說明天去找你,老爺子嫌太晚,就把我抽了一頓。他如此回道。

五分鐘過去,符曉回了:傷得重不重?

沒流血,內傷。

敷藥了沒?

沒藥,明天過去你幫我敷,先把藥準備好。

我不,我們已經分手了。你自己管自己。

我想你了。

我不想你。

那由著我內傷憋死算了。

這次久久沒有回應,唐學政正想著是不是苦肉計過了,手機又在手里震動兩下。

唐學政,不要拿身體任性。

生氣了。見不妙,唐學政快速回:好好,我馬上去上藥。

另一頭的符曉緊握著手機,唇瓣被咬得幾乎沒有血色。雖然他一句也沒說,她也感覺得出他是因為她被打了。楊蜜說他以前幾個月就換個女朋友,她都這樣對他了,他為什么還不放棄?

而這邊唐夫人不放心被打的唐學政,上樓來看看他,一開門,就看見兒子趴在大床之上,古銅色的健壯后背上條條紅痕,她驚呼一聲,“怎么打得這么厲害?”公公也真是的,居然打得這么重!

唐學政沒轉頭,只懶懶道:“托您的福。”

“你,唉!”愛子傷成這樣,唐夫人忙下樓喚管家拿了醫藥箱,親自為他上藥,心疼地吹吹他的傷口,“痛不痛?要不要去趟醫院?”

“不必,死不了。”

“你跟媽置什么氣,媽不都是為了你好嗎?”

“您把固執放一放,就真的是為我好了。”

“你媽就是太疼你!”唐老爺子也上了樓來,冷哼一聲。瞟一眼他身上的傷痕,唉?他打了那么重嗎?

唐學政盯著手機沒說話。

“好了,別給我裝,既然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你還這么固執……”態度不能馬上轉變太多,老爺子拿喬地佯裝勉強道,“就把那女娃帶回來給我們看看。”

誰知唐學政完全不領情,“免了,我媳婦兒不是給你們研究的,你們不樂她還不樂,索性不見。”就這態度,讓他看才怪。

嘿!這小子記仇?唐老爺子后悔抽少了,他清了清嗓子,“我跟你媽商量過了,你既然態度這么堅決,可能真是我們誤會她了,你現在大了,我們該相信你的眼光!”嗯,自個兒轉的不錯。

唐學政頓了頓,麻溜地起身,目光炯炯地看向老爺子,“你不玩我?”再槽,苦肉計哪都有用早跟他說聲啊!

“混賬東西,這也能開玩笑?”老爺子瞪他。

再看向母親,“媽?”

韓玉素一百個不愿意,但迫于公公威嚴,只得勉強點點頭,“爸爸說的是。”

“您愿意接受符曉了,她來了您不會給她臉色看?”

“你媽既然都同意了,怎么可能出爾反爾?”唐老爺子道。

韓玉素只得又點點頭。

沒功夫去在意她的僵硬,這消息好的,唐學政跳起來,咧開嘴拍拍老爺子的肩膀,“他娘的,早知道要受這一頓就行了,您就早提個醒不就完了。”

老爺子順勢又給他一拐子。

樂完了他拿了衣服往上套,也不管身上到處抽痛,“我出去了。”

“你去那兒?”

“外面有點事。”

“怎么還不去符丫頭那?”唐老爺子越想越焦急起來,那姑娘心結能不能打開還得看他的表現,哪兒有時間給他慢慢悠悠?萬一這空檔她被誰娶了去,那他問誰去要這么好的孫媳婦兒?

“我有點事情要先解決。”去部隊填個申請表。

“你事情分個輕重緩急,哦,你這么火急火燎地要我們接受她,現在你又不急了?萬一小姑娘看上別人了你說怎么辦吧?”

“我今晚就過去。誰還敢看上她?”唐學政笑的很血腥。

“哼,這還差不多,你要是等明天再去,小心我又抽你一頓!”

“…………”唐學政有些詭異地看向他,他看了他短信?

韓玉素第一次覺得無能為力,公公贊同,丈夫又說聽公公的,兒子更不用說了,符曉進唐家,那是板上釘釘的事了。唉!希望不會出什么事情!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幸运五张-幸运五张规则-掌联幸运五张安卓版 pc蛋蛋预测-pc蛋蛋助赢软件 北京pk10-北京pk10新凤凰-凤凰pk10预测 安徽福彩网-安徽福彩快3网上购买 捕鱼达人3-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免费版 888棋牌游戏-盛大娱乐棋牌平台-棋牌电玩城送彩金 助赢时时彩-韩国时时彩助赢-韩国时时彩助赢计划 亲朋棋牌-舟山99棋牌-唐朝电玩城棋牌 亿酷棋牌-象棋棋牌-棋牌游戏娱乐下载 捕鱼王-捕鱼王2官网下载-捕鱼达人网页版 北京pk10开奖-pk10赛车群-pk10开奖首选网上手游 开心棋牌-娱乐棋牌送救济金-四方棋牌送救济金 冠通棋牌-棋牌现金-手机禾城棋牌 qq捕鱼大亨-千炮捕鱼-qq游戏捕鱼大亨 时时彩后二-时时彩后二技巧-时时彩后二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