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之一笑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大富豪棋牌-电玩棋牌游戏平台-九乐棋牌网址 > 愛情小說 > 符之一笑 >
更多

☆、第 94 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☆、第 94 章

有一個成語,叫對牛彈琴;有一種人,叫孺子不可教。今日今時,符曉算是深刻地明白了這個道理。

當她踏出大樓自動門的那一刻,還想著尋找一輛黑色的,不那么醒目招牌的車。可是正如出大廈的任何人一般,她第一眼就被臺階下那輛超級無敵拉風的敞篷跑車所吸引,然后就看到那個俊美的男人一襲黑色手工制棉質T恤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,悠閑地抽著煙等人。

那個是勞斯萊斯幻影啊!這棟大樓工作的都是些收入不菲的高級白領,但在看到了那輛夢幻跑車還是忍不住吞口水。這不是你有錢就能買得到的車啊!

坐在里頭的那個男人是不是太高富帥了點!一群男人眼紅地暗自磨牙。

女人們的反應是可想而知的——除了咱們符大小姐。

要是平常情況,她絕對當做沒見過這個人打個出租車就走,可是現在她后面跟著倆門神哪!

藍小希和那香奈兒同事從那特高調的香車帥哥中回過神來,清了清嗓子問:“你老公呢?”那個帥哥究竟是誰?

“呃……”

“總不能告訴我們就是那個大帥哥吧?”同事打趣道。

不承認吧,矯情,承認吧,同樣矯情!符曉磨了磨牙。只是人這么誠心誠意來接你了,你還裝作不認識,多傷人那顆粗枝大葉的心!

“可能是吧。”符曉干笑兩聲,下了臺階。

兩人都笑了起來。

三人走到那超貴族跑車面前,藍小希他們一直在猜測他是什么身份。見符曉真要向他打招呼,她們竟莫名緊張起來,“喂……”

“唐學政,見見我的同事吧。”待會再好好跟他算帳。符曉扯出一個笑,“燦爛”地面對自家老公。

想事情出神的男人這才轉過頭來,見自家妞妞皮笑肉不笑,無辜地挑了挑眉,很配合地看向她的身后,勾唇打一聲招呼,“符曉多謝你們照顧了。”

媽媽咪啊!鉆石高富帥!這一笑就惹得香奈兒同事小鹿亂跳。

“這位是藍小希藍姐,這位是張姐,他是我丈夫唐學政。”符曉硬著頭皮介紹。感覺不是在解決問題,而是在制造更大的問題。

“你好。”

“你好,唐先生。”

刷刷的視線全都聚集在認識那帥哥的三美女身上。

符曉覺著跟唐學政在一起,都能趕上明星的壓力了。

“你們好。”唐學政態度很和藹,“符曉一直嫌我見不得人,今個兒倒稀奇了,二位想必是她的很照顧她,才舍得讓我見見,我家媳婦兒傻,二位不嫌棄真是萬分感激。”唐大少是什么人,這點犄角旮旯里頭的道道還不夠他塞牙縫。就是符曉傻妞兒低調慣了,不然有他們好看,敢欺負他的妞。

兩人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香奈兒同事尷尬一笑,“您這樣說我可不敢當,小希是她的指導老師,我就一打醬油的。”

“符曉文筆很不錯。”藍小希恢復表情,裝作沒聽出他話里的刺,“不知唐先生在哪高就?”

“高就談不上,就自家的一點生意混口飯吃。”唐學政為符曉打開車門,待她上了車,一邊為她拉好安全帶一邊親昵地問,“媳婦兒,今天過得好嗎?”

“還可以……”如果沒有這一茬的話。

“挺好。”唐學政滿意地勾過她,在她紅唇上大大啵了一個。

唐、學、政!光天化日,眾目睽睽……符曉在心里咬牙切齒,只恨自己不能咬他一口。

她沒想到……她怎么也不會想到,符曉這個扮豬吃老虎的單蠢女人居然會釣上這么一條大魚……這個人她居然從未聽說過,但是無論看人,看車,看衣服,甚至看他的鑰匙扣,都能看出他絕對是純正的貴公子。藍小希心跳奇快,只慶幸現在的她還有莫于非罩著,不然符曉只要多說一句,她絕對就完了。

“藍姐,我們也是要去看莫于非,你跟我們一路去嗎?”

難怪她一直都是直呼莫于非的名字……藍小希后悔自己太小瞧別人,竟現在才發現異樣。“我就不去了,反正沒什么事。”他不打電話她就冒然前去,莫于非肯定不高興。

“咦?”一聽符曉就知道自己又問錯話了。她竟然不知道莫于非受傷的事。

“哦,這位是莫大少的新歡。”唐學政這才恍然大悟,似笑非笑地看藍小希一眼。

這一眼瞟得太有水平,莫名地把看得藍小希羞憤交加。

“等二位結婚,我跟符曉一定包個大紅包。”唐學政說得那個真摯,那個感人肺腑。

多姿多彩形容藍小希那張臉絕不過分,她幾乎說不出話來,這個男人……

“我們走吧?”唐學政問。

“哦,那藍姐,張姐,我們先走了。”符曉也恨不得馬上離開這事非之地。幸好雜志社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,其他人看就看了。

等他們遠去,香奈兒同事羨慕嫉妒恨地道:“他還幫她拉安全帶耶……”多體貼的多金男人。

只可惜藍小希已經聽不進她的話了。

符曉面無表情地坐在車上,攏了攏被吹散的發,“唐學政同志,請告訴我低調兩個字怎么寫?”

“什么?”唐學政無辜地偏頭。

“都叫你低調點兒來接我嘛,你說我明天怎么辦吧?”符曉噘了嘴。

“你什么時候說的?”

“明明發短信給你了。”

“我沒收到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不信你自己看。”唐學政指指發在車上的手機,一臉認真。

“什么破手機,連短信都收不到。”符曉不滿,拿他的手機研究。

“信號不好唄。”男人睜著眼睛說瞎話。怎么可能沒收到,但他一看短信就知道有事。只不過再低調點他們都不知道她是他老婆了。他犯了個錯誤就是在結婚時不愿符曉接觸那群紈绔,才沒有大肆操辦。他其實應該弄得全世界都知道……現在亡羊補牢,為時不晚。

“啊!你這是什么桌面!”居然是那些個害她失身的照片之一,連大腿都看得到,“丑死了……換換,趕緊換!”她鬧起來,決定親自動手。

唐學政眼明手快地一把搶過,“嘿,你這小妞,怎么能亂動你老公的手機?”

“唐學政,給我。”在車上,符曉不敢動作,只能憤慨地弱弱命令。

“嗯,別急。”唐學政從善如流地將手機收回口袋,“晚上慢慢給你。”他勾起無恥的笑。

“你討厭!”這個色痞子……“忘一人家看到了怎么辦?”

“誰敢看我就挖了他眼睛。”男人十分平淡且暴力地回答,然后還虛心地問一句,“你覺得怎么樣?”

“……”她應該覺得怎么樣!

符曉與唐學政買了花進入莫于非的病房,然后立刻覺著錢又浪費了。不怪她這么想,當你進入一個除了人就是花的病房時,你也會有這種想法的。

被花包圍的莫大公子躺在套房內中央的病床上,周圍除了二十四看護的護士小姐,還有三個不同特色的美人兒,或嫵媚或溫柔,坐在他的床邊或削蘋果或解悶之。

太強了……符曉感嘆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!

正與情婦調笑的莫于非瞟一眼來人,眼里異光一閃,懶懶道:“小氣扒啦,看病人就送幾朵花。”

捧著花束的符曉嗆了一下,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。

“早就讓你買菊花。”唐學政雙手搭在她的肩上,下巴支在她頭頂,冷笑兩聲。

三美也是會看眼色之人,早就讓出位置給他們坐。

“熏的要命,把這些東西都扔出去。”唐學政不喜香味,皺著眉道。

只有一位美女曾跟著莫于非見過唐學政,她應了一聲,看一眼莫于非就讓另兩人也搬著花藍花束出去了。

護士接過符曉手中的花束,不知怎么辦才好。

“裝瓶子吧,別讓唐大少說咱嫌棄。”莫于非似笑非笑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幸运五张-幸运五张规则-掌联幸运五张安卓版 pc蛋蛋预测-pc蛋蛋助赢软件 北京pk10-北京pk10新凤凰-凤凰pk10预测 安徽福彩网-安徽福彩快3网上购买 捕鱼达人3-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免费版 888棋牌游戏-盛大娱乐棋牌平台-棋牌电玩城送彩金 助赢时时彩-韩国时时彩助赢-韩国时时彩助赢计划 亲朋棋牌-舟山99棋牌-唐朝电玩城棋牌 亿酷棋牌-象棋棋牌-棋牌游戏娱乐下载 捕鱼王-捕鱼王2官网下载-捕鱼达人网页版 北京pk10开奖-pk10赛车群-pk10开奖首选网上手游 开心棋牌-娱乐棋牌送救济金-四方棋牌送救济金 冠通棋牌-棋牌现金-手机禾城棋牌 qq捕鱼大亨-千炮捕鱼-qq游戏捕鱼大亨 时时彩后二-时时彩后二技巧-时时彩后二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