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之一笑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大富豪棋牌-电玩棋牌游戏平台-九乐棋牌网址 > 愛情小說 > 符之一笑 >
更多

番外——瑜伽記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番外——瑜伽記

唐夫人將俱樂部的事情逐漸交給唐學政后,輕松了許多,只有時與丈夫出國陪同訪問就差不多沒事了。正逢練瑜伽一年,正是狂熱的時候,她開始把精力全放在這上頭,只是肖淺淺在時還有個人陪她探討一番,但自肖淺淺因為將隱瞞的事告訴了阿政被她責備了一番,也沒再與她一起練過瑜伽,她沒人可聊,身邊的貴婦朋友不是行程對不上,就是懶得去練,這讓她一腔熱情無處可發,終是把目標鎖定到看著挺閑的兒媳婦身上。她對她還是有一點隔閡的,但發現兒子與她說開了當年的事,他們卻依舊鶼蝶情深,對待兒子也沒有絲毫你欠我兩條人命的嘴臉,讓她不禁真正感受到了一點符曉不同于旁人的寬容之心。

符曉聽到婆婆的邀請后愣了一愣,自然是答應了。只是真正去到養生館,雖然跑步好了些的亞健康身子還是僵硬,哪里能做高難度的柔軟運動。韓玉素這回是找著事情了,決定親自把符曉培養一下。

于是晚上,唐學政從應酬中露了個臉回來,踏進三樓新裝修好的客廳,便見嬌妻一身清涼的背心短褲,踩在瑜伽墊上搖搖晃晃往后伸腿試圖平衡。

“啊,你回來了!正好,快來幫忙。”符曉呼了一口氣。

“要做什么?”男人上前親了一口,欲罷不能地加深廝磨,“需要我……幫什么忙?”他邪笑著貼著她的唇,一手扶腰,一手已不安分地滑至她的俏臀之上,曖昧地揉了揉。

符曉咬他一口,退回安全地帶,指指墊子上的書,“幫我扶著,我要平衡。”

唐大少瞟都沒瞟,傾身上前含舔她滑膩的小香肩,摟著她含糊地道:“那是什么玩意,陪我滾床單。”這一身分明是誘惑爺的,他心潮一動就想撕了這點小布。

他欲求強她是知道的,符曉微紅了臉看看古董掛鐘,“還早……媽媽要求我先把平衡給練了,你幫幫我,待會陪你不行嗎?”

唐學政挑眉,停了嘴下的動作,已經探進衣角的手指曖昧地劃過她的背脊,“求我?來點誠意。”

夫妻之間羞人的小情趣符曉也被強迫攝入了一些,她嬌嗔,“知道了,待會一起算還不行嗎?就你最無賴!”

大少爺滿意了,再意猶未盡地親了口,終于有時間看看彩色的書頁,“T字平衡式,什么玩意?”

“你看著,等我不穩了就扶我一把啊。”符曉叮囑。

她站直了身子,深吸一口氣后兩手緩慢抬至頭頂合并,然后慢慢壓□子,一腿也配合著往后抬。只是抬到一半就搖搖晃晃了,唐學政正看著津津有味,也沒伸手去扶,她就這樣一個踉蹌歪了一下,投懷送抱。

“真沒用。”符曉惱羞成怒地抬頭看他。

“再給個機會。”唐學政笑著扶正她。

第二次,唐大少總算不再像個木頭,看她歪歪扭扭了便扶住她的纖腰,穩住了她的身子。然后一手壓了壓她未平行的背,抬了抬未成直線的腿,退后一步看了看,滿意地點頭,“成了。”

符曉有點感覺了,換了條腿再試了試,平衡感好多了,晃了晃沒掉。唐學政在一旁看著她白嫩的小胳膊小腿近在咫尺,瞇了瞇眼,假公濟私,從她的指尖兒摸到她的腳丫,美其名曰看直了沒,實則暗地里揩了多少油。

“你摸哪里啊?”符曉收回姿勢紅著臉瞪著胸前的祿山之爪。

“慚愧,情不自禁。”唐學政一臉無辜。

“討厭,不要你幫了,該干嘛干嘛去。”才剛剛有些領悟就被他搗亂。

唐學政搖頭大嘆,“用完就丟,當你老公我是一次性筷子?”言語頗有所娶非人的遺憾。

好像是有點過河拆橋的嫌疑,符曉心虛,“那你不許毛手毛腳。”

“行。”

這回大少爺是沒毛手毛腳了,他嫌無聊,拖了椅子來在她面前坐下,欣賞他媳婦兒的身材,還有滋有味地評論,“瞧我們家媳婦兒的身材多好,這曲線……嘿,媳婦兒,你是不是胸部變大了,臀兒也變翹了,看樣子我功不可沒啊。”

“唐學政!”她怎么就信了他的話!符曉臉上紅撲撲的臉蛋凈是羞赧。

“我怎么了,這次我可連一個手指頭都沒挨著您。”唐學政挑了挑眉。

看他毫無懺悔之意就知道他無聊得想逗她了,“哎呀,又不是說不陪你,等我個把小時嘛。”她跺腳。

“什么破玩意讓你連丈夫都不顧了。”這下這狼子野心算是暴露了。

“你不講理!”他有時最霸道了,跟個小孩子一樣,她的注意一不在他身上他就用盡一切幼稚的手段來奪。

“夫人,您總算有點兒覺悟了。”唐學政厚臉皮之極地應了。

“你幼稚!”符曉咬唇,決定不跟他進行這種爭執,當他不存在地繼續自己練習,而還沒上幼兒園的唐學政小盆友哪里肯依,千阻萬撓,連一會打算怎么愛她的姿勢都詢問出口了,恨得符曉滿面通紅,直直跑下二樓去找韓玉素告狀了,“媽,唐學政他不讓我練瑜珈!”

緊跟其后的唐學政失笑,她不覺著這更幼稚嗎?

韓玉素正翻著《與天堂對話》,她慌忙闔了書,“怎么了?”

“他搗亂!”

家里從來只有一個孩子,韓玉素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糾紛,按平常她指定二話不說站兒子一邊,但看符曉這般靈動的表情神態,想著她書上說的曾經常跟父母撒嬌,不由心生一點憐惜,而且事關瑜珈之發揚光大,她對兒子道:“符曉鍛煉呢,你別折騰。”

“我碰都沒碰她。”

“但是你胡說話!”符曉指控。

“我說什么了?”唐學政問。

那些話她聽都不好意思聽,又怎么好意思說出口?符曉瞪著眼前的流氓,恨得牙癢癢。

以前哪里能見到兒子這種捉弄人得逞的小孩表情,韓玉素失笑,“好了好了,別鬧了。”

正巧唐致國跟父親下了棋回書房找點棋譜,見三人都杵在書房,呵呵笑道:“怎么這么熱鬧?”

韓玉素好笑地把事情說給他聽,唐致國哈哈大笑,符曉有些困窘,多丟人。

唐致國招了唐學政,“讓人多學學,少不了你的好處,小子。”

爺們談話頗有深意,唐學政挑了挑眉,哼了哼轉身攬著媳婦兒往外走,“行了,老爺我大發慈悲,練就練吧。”

這態度轉太快了讓符曉有種黃鼠狼給雞拜年的錯覺,她一邊走一邊問:“爸跟你說什么了?”

“就戰略性指示了一下。”

“那倒底是什么?”越聽越詭異了。

“啰嗦,再問就不讓你練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要聽?要練?要聽?要練……”

“討厭!”符曉一邊罵一邊笑。

唐致國與韓玉素站在門口聽著小倆口笑鬧的聲音,不由相視一笑。

幾個月后,等待的唐學政終于嘗到了甜頭,練了瑜珈的嬌軀愈發健康柔軟,一些以前他不敢嘗試的纏綿姿勢如今可以放心大膽地挑戰,吃得那個盡興那個美味,有時一個晚上不帶讓她睡覺的,把符曉折騰得死去活來,現在她想昏也昏不了了,只能嬌軟無力地看著他邪笑著舔過她的每一寸肌膚,甚至連最私密的地方也……在她神魂顛倒之際,最火熱的**刺進她身體的最深處,一次次地沖刺占有,讓她一再哭泣尖叫,只是她越是求饒,他就越如野獸般橫沖直撞,幾乎整個身子都支離破碎,感官之中只剩下兩人汗濕的體溫與……體內那不屬于她的野蠻灼熱,最后星光閃過,空白一片。

“你、你越來越壞了……”激情過后,還氣喘吁吁的符曉就止不住哽咽抱怨,淚珠掛在睫毛上煞是可憐。“你以前都沒有這么折騰的……”他欲求大,但一個星期也只有一兩次這般……狂風暴雨。

“小可憐,以前你少運動,要你一兩次就受不了了,我怎么敢放開了要你?現在你鍛煉了這么久,我要的狠了你也沒什么事,頂多累點,那我還壓抑著干什么?”唐學政心情非常好地回答她的問題,手指意猶未盡地尋到幽深花園,借著情潮毫不費力地探了進去。在沒有符曉以前,他不會憐香惜玉,找女人也是找些能經得起他強烈需求的人,跟符曉在一起后,歡愛不是單純的泄欲,每一次進入她體內都覺得是種莫大的快樂,看她在他懷中綻放就已很滿足,自己過多的精力也通過其他方式發泄。

符曉驚嚇地瞪大了雙眼,“你……!”他以前都是節制,現在才是正常?!不、不會吧?!!!

“又熱又軟……我的寶貝……”唐學政粗喘一聲,撤了手指就猛地挺進。

符曉沒來得及抗拒,就已被他的熱吻再次沖昏了頭腦。

只是誰來解釋一下,為什么身體好問題更大!

給寶寶的信——

我們的乖寶寶啊,現在是深夜十一點四十八分,剛出生三十六天的你在媽媽的身邊睡得好香,讓媽媽又不禁想親你一口。明明知道你睡下,我也該抓緊時間睡覺了,不然等媽媽剛睡下,你又哇哇地要吃了。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媽媽望著你酣睡的小臉,莫名地特別感傷。

媽媽以前一直認為,小孩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情的生物,你們理所應當地享受著所有人的關愛,長大后卻一無所知。

寶寶,你知道你的出生對我們來說有多么重要多么開心嗎?我聽到你呱呱墜地的那一刻,所有的痛苦都不見了,剩下的,只有無盡的喜悅,甚至就想支起身子看看你長什么樣子。不只是我,你的爸爸,你的爺爺奶奶,你的太爺爺,他們每個人都能看得出來那滿滿的喜悅。平時穩重的爺爺奶奶為了討你歡喜,說著從來未曾說過的幼言幼語,你的太爺爺守在搖籃邊不肯離開一步,望著你的小臉蛋笑得嘴都闔不上。你的爸爸,雖然臉上一副沒生女兒不滿意的樣子,但你一哭他就條件反射地急著按鈴讓護士來看,丟人得不得了。

照理我該歡喜才對,可是剛剛抱著你從客廳上來,我卻涌起了不該的傷感。

一個小時之前,你還躺在客廳的搖籃里,你的太爺爺拿著撥浪鼓逗你開心,見你笑了一笑,動了一動就樂不可支;你的爺爺奶奶剛剛從國外回來,連歇也沒歇就直直跑到你面前,小寶貝小心肝地叫個不停,親個不停,太爺爺嫌他們風塵仆仆,忙喚著不讓抱,不讓親,讓他們洗了澡再來。大文學www.dawenxue.net這個時候你哭了,哇哇地喊,三個見慣大風大浪的長輩全都變了臉色,抱著你又搖又哄,哄不住他們急得團團轉,待你這個餓了家伙使勁吃奶不再哭了之后,他們才松了口氣。吃完奶的你睡下了,你的爸爸抱著你回上,太爺爺亦步亦趨地跟在后頭叫他小心,別碰著你。匆匆洗了澡出來的爺爺奶奶在二遇上,見你沉沉睡下,臉上難免失望之色,但說話聲馬上小得跟蚊子一樣。等上了三,我不經意地一瞥,卻還發現你的太爺爺站在梯下伸著脖子望著上。

那時候的我幾乎掉下眼淚。

你太爺爺已經是九十歲的老人了,他的身體向來很好,可是現在一些老人病也纏上他了,他的耳朵開始不太靈光,夜里也經常咳嗽,即使治了過段時間又會復發……他能再陪你多久呢?而你,長大以后又會不會記得他守在你的身邊搖鈴鐺,會不會記得他小心翼翼地抱你,會不會記得他無盡無私的關愛……你會記得他的樣子嗎?還是只是在我們告知你的時候才能有一些虛幻的景象,而不是他真真實實凝望著你的臉。

而我們,不出意外的話會陪你走過漫長的人生。看著你漸漸地能說會道,能走會跑,慢慢地背著書包上幼稚園,上小學,上初中,上高中,上大學,然后步入社會,創造自己的事業,結婚生子,組成自己的小家庭。那時候的你,會怎么樣看待我們呢?

你是個男孩子,我想,等你能跟伙伴們一起玩的時候,就已經不愿意膩在我們身邊了,你會嫌我們逼你吃東西,逼你讀書;你到了青春的叛逆期,你或許會覺得我們說什么都刺耳,什么也聽不進去,跟我們大吵大鬧,堅持自己所有的原則;待你成長之后,獨立的你已經不需要我們的照顧,你會希望獨居勝過跟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在一起,然后你找到了心愛的女人,兩人筑起愛巢,眼中只有彼此,你最親密的,不再是我們。

寫到這里,媽媽也覺得很可笑,你明明還這么地小,嗷嗷待哺,媽媽卻悲觀地想到那么遙遠的未來。

我想,我可能只想告訴你,我們愛你,我們很愛你,愛到能為你付出一切。

所以,請你長大后,即使忘記了年幼的種種,也不要忘記,我們今天撫過你臉頰的指尖的溫暖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幸运五张-幸运五张规则-掌联幸运五张安卓版 pc蛋蛋预测-pc蛋蛋助赢软件 北京pk10-北京pk10新凤凰-凤凰pk10预测 安徽福彩网-安徽福彩快3网上购买 捕鱼达人3-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免费版 888棋牌游戏-盛大娱乐棋牌平台-棋牌电玩城送彩金 助赢时时彩-韩国时时彩助赢-韩国时时彩助赢计划 亲朋棋牌-舟山99棋牌-唐朝电玩城棋牌 亿酷棋牌-象棋棋牌-棋牌游戏娱乐下载 捕鱼王-捕鱼王2官网下载-捕鱼达人网页版 北京pk10开奖-pk10赛车群-pk10开奖首选网上手游 开心棋牌-娱乐棋牌送救济金-四方棋牌送救济金 冠通棋牌-棋牌现金-手机禾城棋牌 qq捕鱼大亨-千炮捕鱼-qq游戏捕鱼大亨 时时彩后二-时时彩后二技巧-时时彩后二计划